检出金刚烷胺,禁用药为何阴魂不散?

  • 时间:
  • 浏览:38
  • 来源:女人与公拘i交酡i
  近日,國傢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網站發佈《市場監管總局關於17批次食品不合格情況的通告〔2020年 第12號〕》,市場監管總局組織食品安全監督抽檢,抽取443批次樣品,檢出17批次樣品不合格。其中,湖南省長沙初蓮超市有限公司銷售的、大香伊蕉在人線國產標稱湖南牧勝飛農副產品貿易有限公司生產的農傢雞蛋,金剛烷胺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傢標準規定。
  金剛烷胺是最早用於抑制流感病毒的抗病毒藥。美國於亞洲感冒流行的1966年批準其作為預防藥,並於1976年在預防藥的基礎上確認其為治療藥。該藥對成年患者的療效及安全性已得到廣泛認同。但治療劑量與產生副作用的劑量接近,對高齡病人及有慢性心肺疾病或腎臟疾病患者的劑量和給藥計劃很難確定,因此尚未在臨床上推廣。
  2005年,農業部就明確要求停止生產、經營和使用金剛烷胺、金剛乙胺等。2005年頒發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公告第560號》也指出,金剛烷胺類等人用抗病毒藥移植獸用,缺乏科學規范、安全有效實驗數據,用於動物病毒性疫病不但給動物疫病控制帶來不良後果,而且影響國傢動物疫病防控政策的實施。
  實際上,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抽檢出金剛烷胺超標的事件仍時有發生。據媒體公開的報道,今年以來就發生多起(3月13日,大連某農場鮮雞蛋金剛烷胺超標;2月28日,北京某公司經營的雞蛋被檢出金剛烷胺超標;1月9日,四川省內江市一傢便利店銷售的“鮮雞蛋”金剛烷胺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傢標準)。
  “金剛烷胺以前在獸藥中作為抗病毒藥物使用,如治療禽流感、雞傳支等,實際生產應用中有一定的價值。”中國獸藥114網技術總監楊小勇對《中國科學報》說,“金剛烷胺曾在獸藥地方標準中存在過,但國傢標準中沒有。禁用的原因首先是禽流感按照傳染病處置原則,以捕殺為主,不進行治療。其次作為地方標準也沒有企業參與地方標準升標,因此這個品種也就沒有瞭。”
  楊小勇認為,目前還沒有完美的替代品,因此仍時不時看到檢出金剛烷胺的報道。
  有業內人士認為,金剛烷胺屢禁不止的原因,除高致病力禽流感外,還有溫和性流感、傳染性支氣管炎等病毒存在。“這些傳染病需要有藥物來治療,而金剛烷胺性價比較高,老百姓比較認可”。
  一方面沒有完美替代藥物。另一方面,對散養戶和部分小型養殖企業來說,仍然缺乏必要的技術指導和食品安全方面法律法規培訓。
  中國農業大學動物醫學院教授劉金華說:“(這次的)具體情況我不太清楚,現在大型養殖企業很少會出現這個問題,農傢散養的情況確實管理上有難度。”
  楊小勇也認為,針對病毒問題,規模以上企業主要通過良好的疫苗接種和完善的生物安全措施,基本控制病毒病,因此也就沒瞭需求。“當然也不排除在偏遠區域有繼續使用這些抗病毒藥物或者未經批準的抗病毒藥物。”
  一位獸藥企業工作人員說,他們給散養戶制訂過主要用於預防的“土雞養殖用藥流程”,從雞的2日齡到30日齡,詳細分出4個階段,每隻雞隻需5角成本即可解決問題,可能因為成本問題,同時散養戶也“嫌麻煩,籠養采用的較多,散養的不怎麼用”。
  記者在一個禽病技術指導的微信群中看到,2018年的帖子中,仍有專傢指導養殖戶使用包括金剛烷胺在內的多種藥物。
  “金剛烷胺本身是人用藥物,雖被禁用,但是有實際需求,所以散養戶或小型養殖場還會私下使用。”楊小勇說,“目前獸藥企業基本上同性戀視頻 都不再生產含有金剛烷胺成分的產品,但在偏遠地區存在藥品管理不到位,人藥獸用或違法售賣此類產品的情況。從食品安全bl 純肉 高Hbl被強文監測風險數據看,部分散養黃羽,部分鴨產品以及土雞蛋屬於監管困難區域。”